Load mobile navigation

登山季的圣母峰(珠穆朗瑪峰)成尸山 沿路及帳棚內都有尸體

登山季的圣母峰(珠穆朗瑪峰)成尸山 沿路及帳棚內都有尸體

登山季的圣母峰(珠穆朗瑪峰)成尸山 沿路及帳棚內都有尸體

登山季的圣母峰(珠穆朗瑪峰)成尸山 沿路及帳棚內都有尸體

登山季的圣母峰(珠穆朗瑪峰)成尸山 沿路及帳棚內都有尸體

登山季的圣母峰(珠穆朗瑪峰)成尸山 沿路及帳棚內都有尸體

(神秘的地球uux.cn報道)據ETtoday:世界屋脊「圣母峰」(珠穆朗瑪峰)27日再傳出第11名罹難者。剛攻頂第3次的加拿大電影制片人沙卡里(Elia Saikaly)親眼目睹山上慘況,直言沿路及帳棚內都有尸體,簡直如同遭遇大屠殺的「尸山」,并余悸猶存地表示「再也不會來爬了」。

據《渥太華公民報》報導,沙卡里來自渥太華,目前正籌備拍攝一部關于4名阿拉伯女性登頂的紀錄片,為此才剛在本月第3次攻頂圣母峰,卻對山上的所見所聞感到無比震驚。22日出發登頂的沙卡里說,「死亡、大屠殺、極致混亂,那就是山上的全部,我再也不會上山,這真的太可怕了。」

每年5月對各國登山好手來說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到尼泊爾攀登圣母峰(珠穆朗瑪峰),但尼泊爾旅游局長吉米爾(Dandu Raj Ghimire)指出,今年春季登記攀登圣母峰的人數達381人,人數過多加上天氣因素,導致至少11人死亡,分別國籍為尼泊爾、愛爾蘭、奧地利、美國和印度人等。

沙卡里告訴《每日電訊報》,「我們離開最后一個營地時,大概是晚上9點半左右,在途中就親眼看到2個雪巴人安置已經死去的登山客,還有一名印度人嚴重高山癥發作,神智不清地大喊大叫」。他表示,「更詭異的是,每個人都必須跨過這些死者才能登頂,你的每一步腳下都可能是具尸體,毫無生氣地躺著,但除了移動別無他法,否則下一個死的就是你。」

62歲的美國律師克里斯托弗·庫利甚(Christopher Kulish)在下山時的某營地過世,也是最新的一名死者,但原因尚不清楚。而44歲英國登山家羅賓也已在峰上8,850米處死亡,他出發前還曾明確表示「擔心死亡地帶太擁擠會有危險」。

除了因「大塞車」造成的死傷外,垃圾問題也逐漸浮現,尼泊爾當局27日已設法運回了4具尸體及10噸垃圾。目前當地政府已派出14人在大本營及4號營地周遭盡可能地搜集垃圾,包括空罐、塑膠制品和廢置的登山裝備。

相關報道:圣母峰上「宛如屠殺」 加拿大男攻頂嚇壞:我們爬過尸體上去

(神秘的地球uux.cn報道)據ETtoday:世界的屋脊「圣母峰」(珠穆朗瑪峰)近日因為攀登人數爆量,加上天候因素,山區出現「大塞車」,一周內已經有至少10人在登山途中喪命。加拿大知名冒險電影制片人沙卡里(Elia Saikaly)剛攀登完圣母峰,親眼目睹了山區的情況,形容簡直是「屠殺」,登山客必須爬過他人的尸體登頂。

加拿大媒體報導,來自渥太華的沙卡里已經三度攻頂圣母峰成功,剛下山的他在尼泊爾加德滿都接受電話采訪時形容山上「簡直一團混亂」,「必須跨過一具又一具的尸體」。他還說,在經過今年登山季后,他可能不會再上山了,因為情景「真的太可怕」。

他說,就在離開最后一個營地的前20分鐘,他看見有登山者被人用擔架扛下來,還有人已經完全神智不清,被雪巴人向導拖回營地。在登頂的最后一段路程,他注意到一名女性登山者正苦苦掙扎,缺乏氧氣。沙卡里試圖說服女子放棄登頂,「她哭了…我告訴她這并不值得」。可惜的是,最后這名女子仍不幸命喪山頂。

沙卡里認為,圣母峰上憾事頻傳,必須歸咎于某些「雜亂無章」的公司,完全不了解外國登山者的需求,還有部分登山者為了節省經費,沒有充分準備好裝備就貿然攻頂所致。他登山客呼吁,「這樣真的值得嗎?」

從登山者拍攝的畫面可見,過去幾天內,通往圣母峰頂的登山路線排了一隊又一隊人龍,魚貫往山頂前進,造成路線壅塞嚴重,增加登頂的危險性,因為若在高山上等候過久,不止增加了氧氣的消耗,也讓身體更容易失溫。

登山活動是尼泊爾的主要觀光財源,根據尼泊爾旅游局統計,今年春季已經發出破記錄的381張攀登圣母峰許可證,每張要價1萬1000美元(約新臺幣34萬元),但有心征服圣母峰的登山者仍絡繹不絕,預估今年攻頂人數將打破去年的807人記錄。

根據官方聲明,目前在圣母峰上死亡或失蹤者有8人,分別為尼泊爾、愛爾蘭、奧地利、美國和印度籍,但當地旅游組織則認為至少有10人喪命。尼泊爾政府27日發表聲明回應說,登山者死亡因素不完全是因為過度擁擠,也包括天氣因素。

相關報道:圣母峰「大塞車」增第11死!登山客跨尸嚇壞:搶自拍擠得像動物園

(神秘的地球uux.cn報道)據ETtoday(錢玉纮):攀登世界最高的圣母峰(珠穆朗瑪峰)是許多登山愛好者的夢想,但近期連續多名登山客死于登頂「大塞車」,27日又再傳出第11名罹難者。一名成功登頂返回的醫師形容,山頂上擠得像是「動物園」,尼泊爾政府則否認塞車是「單一釀死原因」。

第11名罹難者為62歲的律師庫利許(Chris Kulish),來自美國科羅拉多州,他攻頂之后,在下山回營區的途中不幸死亡,他的家人們也證實這項消息,「他在世界最高峰,看到了人生最后一次的日出,在他熱愛的事情中過世」。庫利許和登山俱樂部「7 Summit Club」的成員一起攀登圣母峰,并趕在近期天氣好的時候攻頂。

從4月到5月以來,由于天氣趨于穩定,許多登山好手都打算挑戰圣母峰,卻造成原本就狹窄危險的路上大塞車,許多人必須在嚴酷的寒風上排隊好幾個小時,引發失溫或缺氧的等不適癥狀,最后死亡。

加拿大知名冒險電影制片人沙卡里(Elia Saikaly)就形容圣母峰山頂的景象「簡直一團混亂」,登山客們必須要「必須跨過一具又一具的尸體」。他也回憶,在攻頂的最后一段路程執中,看到一名苦苦掙扎的女性,他試圖勸退對方,但最后該女子還是不幸死在山頂上。

來自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醫師多林(Ed Dohring)提到,攀登圣母峰是他必生的夢想,但當他真的攻頂后,卻被眼前的景象嚇傻了,登山客們擠成一團,只為了自拍,山頂上唯一的平坦空間大約只有兩張兵乓球桌大,卻擠了15到20個人。

多林回憶,為了攻頂,他排隊等了好幾個小時,大家只能前胸貼后背,緊挨著對方,并且站立在結冰的石頭邊緣,旁邊就是幾千英尺的峭壁,他甚至必須跨越一名女性的尸體才能前走,「真的太可怕了,就好像動物園一樣擁擠」。多林現在已平安下山,并在尼泊爾加德滿都的旅館休息。

不過,造成這么多人死亡的原因并不僅是天氣惡劣而已,許多人把矛頭指向不肖業者,隨意就讓經驗不足的登山者上山,不管是對當事人或是山上的其他登山客而言,都是相當危險的作法。另外,也有人批評,尼泊爾政府為了向旅客收費,隨意發放更多入山許可,才導致山上大排長龍。

尼泊爾觀光局局長哈米爾(Dandu Raj Ghimire)則在27日發表聲明指出,過度擁擠并非造成多人死亡的唯一原因,其中還包含了天氣的因素。他提到,今年春天就有381人登頂,但由于好天氣的時期不長,所以同時間上路的人「比預期的多」。

哈米爾的聲明中稱目前有8人死亡,但根據旅行社或向導通報,截至目前為止已有11人。

相關報道:圣母峰人肉車陣塞爆!他零下40度排隊 想著剛出生的兒子攻頂

(神秘的地球uux.cn報道)據ETtoday(丁維瑀/編譯):種種凍傷的跡象,迫使新加坡男子杰瑞米(Jeremy Tong)2017年離圣母峰(Mount Everest)峰頂大約只要150分鐘就能抵達時,他必須為了健康狀況而放棄繼續攀爬。他22日再次挑戰,終于征服了世上第一高峰,「沒有任何出錯的余地,你很輕易就會死亡。」

《海峽時報》報導,杰瑞米2017年攀爬圣母峰,最后因為身體凍傷而決定回頭,當時的失敗一直縈繞在他心頭。直到上周三,他再度挑戰這座位于西藏、尼泊爾邊界的第一高峰,終于成功實現夢想;事實上,要完成這件壯舉并不容易,登山者必須克服冰凍的天氣與極度疲憊的身心。

28歲的杰瑞米這次還得面對額外的挑戰,大批人潮排隊等著登頂,「塞車」的情況導致他被困在危險路段好幾個小時。他在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(Kathmandu)透過電話告訴《新報》(The New Paper),如果有人不慎失足,不是跌入左邊的尼泊爾境內,就是摔進右邊的中國地區。

杰瑞米形容,攀登圣母峰的過程不允許任何錯誤,稍有不注意就會導致死亡,氧氣瓶有可能故障,或是天氣突然發生變化,「有太多事情可能出錯。」他回憶2017年的經歷,他在路上看到幾具尸體,便立刻明白登頂的途中有太多危險,這都是難以避免的部分。

截至今年為止,至少有10名登山者在高海拔的圣母峰死亡或失蹤;這些人長時間困在狹窄的路徑。大約兩個月前,杰瑞米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,要暫時離開兒子去攀登高峰,對他來說有點困難,卻也讓他更有動力要活著回家。

今年登頂路線的人數超出預期,杰瑞米覺得心煩意亂,只有一個通往高處的方向,大家卻都以不同的速度前進,「尤其到了晚上時,你覺得極度寒冷,沒有食物又筋疲力盡,只要不能移動就會非常挫折。」

在攝氏零下40度的天氣中難以移動,就會有凍傷的風險,因此杰瑞米必須持續彎曲自己的手指與腳指,「想從排隊人潮中離開,唯一的方法就是試著開辟新道路。到了晚上,你太疲憊時,一個失誤就會死亡。」

杰瑞米說,聽聞今年攀登圣母峰而死亡的人數時,他心情受到影響,他曾與一些死者爬過山,「這很嚇人,你意識到離開的可能就是你自己,太多事情會出錯了。」

不過,杰瑞米最后依舊克服重重關卡,他也透過登山而替兒童癌癥基金會募款,由于自己的叔叔患有癌癥,他更加認為爬山具有重大意義。他總覺得,對抗病魔與登山的過程有很多相似之處,都是在生與死間戰斗。

相關報道:征服圣母峰傳訊「要回家了」卻失聯!他魂斷世界之巔 孕妻愛女痛心告別

(神秘的地球uux.cn報道)據ETtoday(詹雅婷/編譯):世界最高峰「圣母峰」(又稱「珠穆朗瑪峰」)目前傳出多達11人死亡的消息。《愛爾蘭時報》報導,愛爾蘭都柏林大學三一學院的助理教授沙伊勞利斯(Shay Lawless)也是近日成功在圣母峰攻頂的登山客之一,他16日成功攻頂后立刻傳簡訊「要回家了」給愛妻報平安,但隨后卻驚傳失聯,盡管一度透過募資善款啟動搜索行動,但最終仍失敗收場。根據最新消息,他的家屬已于昨(27日)在教堂舉辦紀念彌撒。

這場在布瑞Holy Redeemer Church教堂的紀念彌撒共計數百人出席,沙伊勞利斯的孕妻帕梅拉(Pamela)以及女兒艾瑪(Emma)吹熄了眼前代表老公、爸爸生命的這根蠟燭。

神父邁可澳凱利(Michael O’Kelly)提到,沙伊勞利斯是個充滿好奇心、智慧的人,過去過著充實的生活,深根友誼,且自中學以來就對登山運動懷抱熱情,生前征服了美國最高峰、位在阿拉斯加州的德納利山(Denali),也攀登過喜馬拉雅山脈之中的許多山峰。但他內心始終把攀登圣母峰視為「最大抱負」(biggest ambition)。

「盡管對他來說,希望生命之光已逝去,但他把人生活得相當充實」,邁可澳凱利提到,沙伊勞利斯的最大成就在于經營家庭,與愛妻、女兒間都有著許多珍貴的回憶,艾瑪與未出世的孩子一定會為他感到驕傲,「你的最后安息之地就在世界之巔,這很適合你,是你應該得到的。安息吧。」




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“環球趣視頻”
上一篇 下一篇 TAG: 登山 珠穆朗瑪峰
捕鱼游戏机配件 北京11选5走势图基本图 李絮儿双色球蓝球精准分析 新疆11选5免费推荐 三d开奖结果 新浪斗地主下载安装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香港二分彩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结果 排三排五开奖金额 棋牌新闻新浪 广西十一选五网站 炒股大赛 白山在线 白山棋牌下载 新疆福利彩票喜乐彩 中彩票秘诀 极速11选5大小规律